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6, Vol. 56 ›› Issue (4): 123-132.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6.04.013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艺术作品究竟为何“物”?

马琳   

  1.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北京 100872)
  • 收稿日期:2016-02-10 出版日期:2016-07-15 发布日期:2016-07-15

  • Received:2016-02-10 Online:2016-07-15 Published:2016-07-15

摘要:

通过海德格尔的名篇《艺术作品之起源》的三个版本,展现出它在文本、思路方面与《存有与时间》的呼应性关联,尤其关注到几乎未被讨论过的《存有与时间》中对古代希腊神庙废墟的书写。海德格尔所讨论的梵高的绘画、希腊神庙与《存有与时间》的第一部、第二部具有一定的呼应关联:在梵高的《鞋》那里,历史的向度尚未完全敞开,此在(即农妇)尚未真正地展开其时间性;而在希腊神庙那里,此在(即希腊民族)作为未来性而在场,或者说展开了其时间性。艺术作品是一种独特的“物”,它具有一种特殊的开启世界的力量,把原本隐秘、不显眼的事物携入作品所开启的世界之中,并且让大地是大地,这些都是同时间发生的本成事件,是一种否弃了事物作为认识论或是美学对象所具有的规定性的存有—历史性事件或者说“跳跃”。这种跳跃 (Sprung) 即促成艺术作品之起源 (Ursprung)。

关键词: 起源, 大地, 世界, 艺术作品, 时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