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1): 1-9.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1.001

• ---- •    下一篇

古代文体谱系论

胡大雷   

  1. 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桂林 541004)
  • 收稿日期:2017-05-25 出版日期:2018-01-15 发布日期:2018-01-15

  • Received:2017-05-25 Online:2018-01-15 Published:2018-01-15

摘要:

中古时期,文体已有了独立的谱系,其形态有三:一是史书目录或簿录,如《艺文志》、《文章缘起》;二是总集,如《文章流别》、《文选》;三是论著,如《文心雕龙》。文体谱系的发展确定了其立场,既是对各种文体进行源起、形体等描述,更重要的是对文体间的因果关系、相互影响进行论证。在此基础上,文体谱系不再满足于对现有文体的归纳与整理,而是在理性指导下寻求扩张与延展,其运用“归类”的方法,以文体功能替代文体体裁,又利用剪截等再造文章的策略,为经、子、史的文字加入文体谱系提供了可能的路径。这一切都显示了文体谱系的“贯通”路向与实用性品格。经、子、史、集的文字在文体谱系下同聚一体,并还原为原始意味的“文”而同源同理。如此“贯通”,为近代以来在文章观念上建立文学观念,提供了有效的借鉴。

关键词: 文体谱系, 经史子, 总集, 归类, 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