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1): 42-48.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1.005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论“剧曲”之于《女神》的意义

周维东   

  1.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成都 610064)
  • 收稿日期:2017-06-12 出版日期:2018-01-15 发布日期:2018-01-15

  • Received:2017-06-12 Online:2018-01-15 Published:2018-01-15

摘要:

《女神》不单纯是一部诗集,而是包含“剧曲”和“诗歌”两种文体的合集。两种文体的杂糅构成《女神》结集的特色。《女神》中的“剧曲”在形式上借鉴了诗剧、话剧的体式,但内在戏剧精神属于中国戏曲,体现出早期现代文学作家对新文体把握的混沌性。在艺术追求上,郭沫若通过“多声部”、“极端美学”等技巧,强化了“剧曲”的仪式化特征,进而实现将“个人情感神圣化”的效果。在《女神》中,将“个人情感神圣化”的剧曲,可以缩减新诗在抒情方式、美学追求上与普通读者的距离,为接受郭沫若早期新诗起到了“导言”的作用。

关键词: 《女神》; , 剧曲; 个人情感神圣化; 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