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4): 139-147.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4.014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认知取向的扬弃

郭美华   

  1.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上海200234),华东师范大学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上海200241)
  • 收稿日期:2017-12-14 出版日期:2018-07-15 发布日期:2018-07-15

  • Received:2017-12-14 Online:2018-07-15 Published:2018-07-15

摘要:

从人自身的真实存在来理解人的本质,需要克服认知主义的错误。对于《孟子》中极为重要的“生之谓性”之辨,传统上充满了分歧。理学之朱熹,心学之牟宗三,都认为孟子否定了“生之谓性”说。心学主流与气学派都肯定“生之谓性”这个命题本身,即认为人的现实生存活动造就人的本质。“生之谓性”的本义恰好区分于“白之谓白”的理解,后者是一种基于认识论的普遍主义执取,而前者注目的则是生存论的切己之行。行动或行事的具体活动,是孟子论性的起点和归宿。孟子言性,一方面关注普遍性的担保问题,另一方面更突出个体性的生命践行。

关键词: 孟子, 生之谓性, 白之谓白, 普遍性, 个体性, 认知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