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5): 29-37.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5.003

• ---- • 上一篇    下一篇

重定时间标准与历史位置——《新刻漏铭》新论

程章灿   

  1. 南京大学文学院古典文献研究所(南京210046)
  • 收稿日期:2018-05-30 出版日期:2018-09-15 发布日期:2018-09-15

  • Received:2018-05-30 Online:2018-09-15 Published:2018-09-15

摘要:

萧梁初年,陆倕先后撰写了《石阙铭》和《新刻漏铭》两篇铭文,这两篇文章同样被《文选》卷56选录,传诵千古。如果说《石阙铭》主要是从空间角度着眼进行文化正统的论证,那么,《新刻漏铭》就是从时间角度进行历史正统的论证。漏刻之实际功用,本在铭刻时间,而作为一种礼制,它则象征着权力和制度之权威(“气均衡石,晷正权概”),亦被作为治世乃至盛世之表征(“乃置挈壶,是为熙载”)。在南北朝对立之世,新制刻漏足以宣扬皇威,重定时间标准,并将南方的萧梁王朝置于古圣先贤的历史承传序列之中(“爰究爰度,时惟我皇”“配皇等极,为世作程”),永垂不朽。

关键词: 《文选》; , 陆倕; 《新刻漏铭》; 时间;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