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5): 106-112.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5.011

• ---- • 上一篇    下一篇

中亚语言与文字中的摩尼教文献

宗德曼(Werner Sundermann)   

  1. 德国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BerlinBrandenburg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吐鲁番研究所(Turfanforschung)
  • 收稿日期:2018-06-20 出版日期:2018-09-15 发布日期:2018-09-15

  • Received:2018-06-20 Online:2018-09-15 Published:2018-09-15

摘要:

摩尼教素有“世界的宗教”之名,历来重视传播,在摩尼创教之初就为了在与琐罗亚斯德教、基督教、佛教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积极传教。其主要传播方式之一就是主动组织多语言文本的翻译,有关翻译的策略也属多方,如向已有佛教立足的中原汉文化传教之时,译述的摩尼教根本经典《二宗经》(应属ābuhragān《沙溥罗御览》系统)便借用佛教论部体式,参以大量释氏名相。藉20世纪初西方国家进行的西域考古,中亚摩尼教史料获得巨大发现,使得摩尼教东传历程研究的深化成为可能。研究发现,吐鲁番、敦煌发现的涉及摩尼教教史文献的西亚、中亚、东亚语言文字有阿拉美、中古波斯、帕提亚、粟特、图木舒克、突厥回鹘和汉语言文字等。伊朗语系统的摩尼教文献是教会权威文献,帕提亚语是官方仪式语,这一点即使在离开波斯语文化区之后,在中亚乃至中原东南陲的福建地区经历了华化、地方化后的明教教团中仍然以音译真言等方式得到保持。这不能不归功于摩尼教自身教义系统的种种优点和对不同文化的体察与适应能力。对其译经活动进行语言学、文献学、宗教史学的研究,仍是丝绸之路文明史的一个持久重要课题。

关键词: 摩尼教, 中亚语言与文字, 中亚宗教史, 写本, 经典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