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6): 179-186.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6.020

• ----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化人类学在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可能性

周星   

  1. 周星,日本爱知大学。
  • 收稿日期:2018-08-06 出版日期:2018-11-15 发布日期:2018-11-15

  • Received:2018-08-06 Online:2018-11-15 Published:2018-11-15

摘要:

文化人类学对于中国和日本来说,都是“舶来”之学,但日本文化人类学先行一步,比中国人类学更加靠近以英美为主导的文化人类学的世界知识体系。中国文化人类学在大规模地接受西方文化人类学的同时,也受到日本文化人类学的影响,并和其发生了密切的关系。相对于西方文化人类学而言,中国和日本人类学无疑都先天带有“边缘性”及“本土性”。但是,由于中日文化人类学之间的差异和不平衡,两国文化人类学之间主要是围绕着“中国研究”的单向度交流。今后如何将“日本研究”也纳入双边互动的学术交流实践之中,则需要两国人类学家的共同努力。

关键词: 文化人类学, 中国, 日本, 本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