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9, Vol. 59 ›› Issue (2): 133-141.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9.02.013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论劝诫的权力与方法——庄子“心斋”说解读

周耿   

  1. 周耿,北京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文化教育中心(北京 100044)。
  • 收稿日期:2018-06-15 出版日期:2019-03-15 发布日期:2019-03-15

  • Received:2018-06-15 Online:2019-03-15 Published:2019-03-15

摘要:

在《庄子·人间世》首章中,颜回自恃“君子”,力图通过救世责任的主动担当,把自身所拥有的道德资本、智识资本及孔门集团的政治资源转化为劝诫的权力,并把劝诫权的合理性与劝诫方法的有效性建基于孔门集团的核心价值——仁与礼之上,以此教化卫君、救民水火。在孔子看来,颜回以这样的方式去劝诫,只可能遭遇失败,而失败的原因不仅来自双方不对等的权力地位,还有其自身强烈的求名之心。面对孔子的质疑,颜回从仁与礼的原则出发,两次调整劝诫方法,都不被孔子认可,孔子甚至认为,颜回在名利心的刺激下,对道德劝诫的执持可能异化为道德暴力,成为“新暴君”。在孔子看来,最好的劝诫不在于植入自己认为正确的价值观,而在于劝诫者的自我修养。只有彻底放下“师心”成见,解除道德理性对自我的宰制,复归虚静的内心,才可能启发劝诫对象反省自我、改变自我,从而达成劝诫的目的,这便是“心斋”的思想意义。

关键词: 庄子, 心斋, 劝诫权, 劝诫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