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9, Vol. 59 ›› Issue (3): 119-128.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9.03.014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康德未完成的第四个批判

曹俊峰   

  1. 曹俊峰,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哈尔滨150010)。
  • 收稿日期:2018-11-27 出版日期:2019-05-15 发布日期:2019-05-15

  • Received:2018-11-27 Online:2019-05-15 Published:2019-05-15

摘要:

康德留下的最后遗稿是未完成的第四个批判的纲要和相关内容的随想录或备忘录,可视为这一批判的雏形。遗稿提出先验的形而上学原理运用于具体的经验事实如何可能这样一个中心问题,承袭了前三个批判关于感性、知性、理性的本性和功能的论述,坚持现象和物自体的二分法,保留了《纯粹理性批判》所制定的范畴体系,更为详尽地阐明了作为先验概念和经验对象之间的中介的知性原理,这些都与批判哲学一脉相承。此外,遗稿的提问方式、阐述的内容、论证的程序、贯穿各部分的基本原理、行文风格等也都证明康德这部遗稿属于批判哲学。但这部遗稿又不是三大批判的简单重复,而是在所有方面都提高了一个层次,论述的内容超越一般的经验事物上升到三个最高对象——上帝、世界、人及其精神。康德之所以反复阐释这三个理念,是为了揭示万事万物的起源,找出其普遍联系和内在的一致性,从而把包括物质和精神在内的全部存在纳入一个统一体系,为批判哲学的大厦封顶。

关键词: 康德第四个批判, 形而上学基本原理, 最高对象, 最高理性, 终极统一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