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9, Vol. 59 ›› Issue (4): 26-33.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9.04.003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诗》亡然后《春秋》作”与战国“处士横议”

董芬芬   

  1. 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兰州 730070)。
  • 收稿日期:2018-08-30 出版日期:2019-07-15 发布日期:2019-07-15

  • Received:2018-08-30 Online:2019-07-15 Published:2019-07-15

摘要:

孟子说“《诗》亡然后《春秋》作”,自汉代以后人们多理解成《诗》和《春秋》两个文本的依次出现,无论怎么界定“亡”与“作”的时间,都纠结难通。究其原因,是后人把“《春秋》作”的“作”误解成孔子对《春秋》文本的撰作或编次。从《孟子》及先秦语境考察,“《春秋》作”之“作”是开创、兴起的意思,指孔子以评论《春秋》的方式开启战国“处士横议”的新时代。他以《春秋》“正名”的历史担当和革新精神为战国诸子所继承、发扬,其“见之于行事”直接影响了诸子散文的论辩方式。

关键词: 孔子, 《春秋》作, 处士横议, 战国诸子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