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9, Vol. 59 ›› Issue (6): 66-76.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9.06.007

• ---- • 上一篇    下一篇

1930年代“施鲁之争”的文选学史意义

郭宝军   

  1. 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开封 475001)。
  • 收稿日期:2018-07-15 出版日期:2019-11-15 发布日期:2019-11-15

  • Received:2018-07-15 Online:2019-11-15 Published:2019-11-15

摘要:

1930年代发生于上海的“施鲁之争”是由施蛰存给青年列举的书目中有《文选》而引发的。施蛰存列举《文选》书目是从《文选》的历史地位、个人的创作实践、文学传承理念及当时青年人的写作缺陷方面考虑的。鲁迅及其同仁的激烈批驳是基于新文化运动推翻“选学妖孽”代表的旧文化仍不彻底层面进行的。《文选》这部文学总集并没有因为“施鲁之争”中鲁迅阵营的强大及激烈批判而销声匿迹,反而促成了其普及传播。《文选》图书出版、报纸《文选》广告、学校《文选》课程开设、学者《文选》研究、名家推荐《文选》书目都异乎寻常得多。文化的传承有其自身的规律,新文化运动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彻底截断旧文化,新旧文化的转型历经了一个较长的迂回曲折的过程。

关键词: 施鲁之争, 《文选》, 选学妖孽, 新文化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