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20, Vol. 60 ›› Issue (1): 8-19.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20.01.002

• • 上一篇    下一篇

《左传》叙事见本末与《春秋》书法

张高评   

  1. 张高评,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大禹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绍兴 312000)、成功大学。
  • 收稿日期:2019-09-10 出版日期:2020-01-15 发布日期:2020-01-21

  • Received:2019-09-10 Online:2020-01-15 Published:2020-01-21

摘要: 原始要终,本末悉昭,为古春秋记事之成法,孔子作《春秋》因之。左丘明本《春秋》而为传,或排比史事,或连属辞文,或探究终始,《晋书·荀崧传》称其张本继末,以发明经义;晋杜预《春秋经传集解·序》谓左丘明作传,有先经、后经、依经、错经之法。可见《左氏》释经,承比事属辞《春秋》之教,薪传张本继末、探究终始之历史叙事法。《左传》体虽编年,然于世局变革之际,往往出于终始本末之叙说,如《重耳出亡》《吕相绝秦》《声子说楚》《季札出聘》《王子朝告诸侯》诸什,发明尊王、攘夷、重霸之《春秋》大义,皆因事命篇,原始要终,侧重事件之本末叙事。“文省于纪传,事豁于编年”之纪事本末体优长,已胎源于斯。

关键词: 《左传》 叙事, 属辞比事, 《春秋》书法, 纪事本末, 《春秋》大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