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20, Vol. 60 ›› Issue (1): 138-147.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20.01.014

• • 上一篇    下一篇

清代农作物交流与四川山地民族交融

秦和平   

  1. 秦和平,西南民族大学民族研究院(成都 610041)。
  • 收稿日期:2019-08-26 出版日期:2020-01-15 发布日期:2020-01-21

  • Received:2019-08-26 Online:2020-01-15 Published:2020-01-21

摘要: 古代农作物的交流对人类社会往往产生意外后果及连锁反映。18世纪以来,番薯、玉米和土豆等“外来作物”相继传入四川民族地区,对各民族社会产生重要的作用及深远的影响:川东南土家、苗及汉族地区,番薯、玉米及土豆改变了其作物结构及耕作方式,加快人口增长,为应对番薯等短暂“保质”而催生加工业及副业,“富余”人口在新行业得到“消化”;凉山彝区,玉米、土豆加大了种植业的价值,增加人口,强化家族(家支)组织,因缺乏新行业“消化”,“富余”人口多向西迁徙;川西藏区,玉米及土豆丰富了作物品种,为移民留驻提供食材,交往交融,带来人口发展。新作物带来的新移民改变了清政府彝区政策。四川山地民族种食番薯、玉米与土豆所产生的作用及影响,成为推动两百年来西南山地民族持续迁徙的重要因素,可证并非“逃避统治者的自由”,而是族际交往交融的互动带来的共同发展。


关键词: 番薯玉米土豆, 四川山地民族, 清政府区域政策, 作用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