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20, Vol. 60 ›› Issue (3): 44-51.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20.03.005

• • 上一篇    下一篇

召回被放逐的抒情——从1940年代穆旦的两篇诗论翻译谈起

王岫庐   

  1. 王岫庐,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广州 510275)。
  • 收稿日期:2019-06-16 出版日期:2020-05-15 发布日期:2020-05-21

  • Received:2019-06-16 Online:2020-05-15 Published:2020-05-21

摘要: 20世纪40年代初,穆旦翻译了路易·麦克尼斯(Louis Macneice)的《诗的晦涩》(“Obscurity”)及麦可·罗勃兹(Michael Roberts)的《一个古典主义者的死去》( “the Death of a Classicism” )两篇诗论。穆旦在早年全力投入创作的情形下主动发起的翻译活动,与后来作为翻译家查良铮所开展的翻译活动相比,所受政治语境的影响和制约相对较少,更多体现穆旦本人对于现代诗歌的理论反省,同时也反映出诗人立足自己的语境对诗歌理想的自我省察。从这两篇诗论翻译的选材、策略、观念以及与穆旦同期诗评的互文探究中可以看出:1940 年代穆旦的诗学观中既有对叶慈个人主义和艾略特逃避诗学的扬弃,也有对奥登一代融入时代的政治态度之认可;既有对中国诗人智性写作的批评,也有对中国时局和诗学情境的反思。在这一基础上,穆旦呼唤“自我”从隐匿中现身,要求诗歌的理性担当,渴望诗歌能够传达光明、博大、深厚感情,多维度构建了诗人“新的抒情”之诗学观。

关键词: 诗论翻译, “非个人化”, 抒情主体, “新的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