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21, Vol. 61 ›› Issue (1): 73-83.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21.01.008

• ---- • 上一篇    下一篇

狂者之言与狷者之态

张循   

  • 收稿日期:2020-07-18 出版日期:2021-01-15 发布日期:2021-02-08
  • 作者简介:张 循,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成都 610065)。
  • 基金资助:
    四川大学学派培育项目资助

  • Received:2020-07-18 Online:2021-01-15 Published:2021-02-08

摘要:

颜元在清初以推翻程、朱等宋儒的读书静坐之学、专倡习行经济而震动一时。其学说最终的也是唯一的目的是经世致用,可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经济的动作,即便外界主动提供的经济管道也被他迫不及待地堵死。可以说他的学术始终呈现一种分裂状态:经世致用是他终生的志向,韬晦退藏也是他一开始就致力的目标。这种分裂状态是缘于清初士人文化中存在两个彼此背离的风势:一个是积极的经世致用,一个是消极的韬晦退藏。经世致用之风推着颜元向前走,韬晦退藏的力量却把他往后拉。两股力量同时作用在颜元身上,几乎将他分裂成两个人。颜元的学术生命就是在两个自我的严重分裂中度过的。

关键词: 颜元, 经世致用, 韬晦退藏, 士人文化, 风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