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05, Vol. 45 ›› Issue (6): 29-33.

• 文学史与文艺理论研究 • 上一篇    下一篇

“拍案”何以“惊奇”?——“二拍”传奇艺术论

纪德君   

  1. 中山大学 中国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广东 广州 510275
  • 收稿日期:2005-06-07 修回日期:1900-01-01 出版日期:2005-11-15 发布日期:2005-11-15

  • Received:2005-06-07 Revised:1900-01-01 Online:2005-11-15 Published:2005-11-15

摘要: 凌濛初创作“二拍”的主要用意之一,就是为了让读者“拍案惊奇”。为此,他有意选取那些“可新听睹、佐谈谐”的新奇之事来加以演绎,总是煞费苦心、千方百计地将发端于现实的故事传奇化,并且还有意通过叙述视角的变换或限知视角的采用等来增强叙事的吸引力。作者这种刻意求“奇”的创作精神,既与文人笔记、宋元话本以奇动人的创作传统一脉相承,同时又表现出以“教”驭“奇”和寓“教”于“奇”的个性特点,丰富了“奇”的思想意蕴,不过也使“二拍”之奇带上了失真之病和“诰诫连篇”之弊。

关键词: 凌濛初, “二拍”, 传奇艺术

中图分类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