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06, Vol. 46 ›› Issue (6): 39-48.

• 文学史与文艺理论研究 • 上一篇    下一篇

《说钼》·新物理学·终极——从一个角度谈鲁迅精神遗产的独异性和当代意义

刘纳   

  1. 华南师范大学 文学院,广东 广州 510631
  • 收稿日期:2006-08-06 修回日期:1900-01-01 出版日期:2006-11-15 发布日期:2006-11-15

  • Received:2006-08-06 Revised:1900-01-01 Online:2006-11-15 Published:2006-11-15

摘要:

鲁迅写于1903年的《说》热情预告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将发生革命性的大变化,当时的鲁迅已经站在自己民族理论思维的制高点上。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两大革命性理论推翻了经典物理学绝对时空观与静态物质观的基本预设,而时间终结问题的提出,是对人类有始以来曾经拥有的精神理想的重大挑战。这促使鲁迅在五四落潮之后,大大地偏离了五四时代所倡导所理解的近代科学精神与近代科学方法,超越五四时代所崇尚所宣示的知识图式与知识谱系,进入更深邃的精神追问和哲学质询。生逢千年之交的中国人正与一个独特的时代相遇,面对各种“终结”说,面对“永远”的消解和形而上的消解,鲁迅思想的犀利性、前瞻性,他思维方式的独异性、悖论性以及他在“终结”与“中间物”、“虚无”与“实有”之间所做的抗争和所表现的智慧正凸显出当代意义。

关键词: 《说钼》, 新物理学, 终极

中图分类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