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2, Vol. 52 ›› Issue (2): 63-86.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读书,收藏,“日知录”和学人影响——论沈从文先生的学术养成

李青果   

  1. 中山大学学报编辑(广州 510275)
  • 收稿日期:2011-09-10 修回日期:1900-01-01 出版日期:2012-03-15 发布日期:2012-03-15

On Shen Congwen's Acquisition of Academic Achievements: Studies, Collection, the Book Ri Zhi Lu and the Influence by Previous Scholars

LI Qingguo   

  • Received:2011-09-10 Revised:1900-01-01 Online:2012-03-15 Published:2012-03-15

摘要: 沈从文先生的学者之路经历了曲折多姿的过程。他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体制化学术训练,却通过自我摸索探寻到研治国学的正途:受近代以来古史研究学术新风影响,他自少年起就领悟了地下出土实物与纸上传世文献对勘的读书法,并在长期阅读古籍的过程中,从经史子集扩大到工艺杂著,逐步完成文物研究的知识积累;通过文物的收藏和捐献,他进入了“好古—集古—考古”的传统学术轨辙,也参预到“从个人研究到集团合作”的现代学术序列;他因一贯钟情于“社会百工技艺”,受此“无言之美,产生无言之教”,最终圈定以物质文化史研究为中心的治学范围;又由于追踪王国维、胡适等国学大师的考证方法,他精于“文史研究与实物相结合”,不囿于“以书证书”,而是拓殖于“以物证史”的学术新领域,具有学术创造的意义。沈从文先生从文人到学者的转身,使其接榫于中国“学者而兼文人”的大传统,并成为这个传统在现代中国的一道亮丽风景。

关键词: 沈从文, 学者, 学术养成

中图分类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