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4, Vol. 54 ›› Issue (3): 92-105.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胡塞尔的“哥白尼式转向”

朱刚   

  1. 中山大学哲学系、现象学研究所教授(广州 510275)
  • 收稿日期:2013-12-01 发布日期:2014-05-15

  • Received:2013-12-01 Published:2014-05-15

摘要: 从笛卡尔以来,西方哲学常常陷入两难困境:如果它坚持以自我为世界的本原,那么它在获得开端上的明见性的同时又会面临唯我论的指责;如果它承认在开端处就有诸多主体,那么其他主体的存在又无法像自我那样明见无疑,哲学又会因此陷入独断的神学—形而上学。胡塞尔交互主体性现象学为走出上述困境提供了一种可能:首先,它认为主体性只有在交互主体性中才是其所是,交互主体性相对于主体性而言是更本原的存在,这样它就避免了唯我论。其次,它对交互主体性的本原性的肯定是通过对我思所具有的陌生经验的反思与解释而揭示出来,这样它就克服了形而上学的独断性而具有从我思出发的明见性。最后,它把交互主体性作为“超越论的存在领域”加以揭示,认为构造自然和世界的本原是交互主体性而非单个主体,这就保证了不同主体对同一个世界的认同是先天可能的。所以,胡塞尔的交互主体性现象学是对近代三大理性主义哲学家笛卡尔、莱布尼茨和康德的哲学思想的综合与超越:它是方法论上的笛卡尔主义,存在论上的莱布尼茨主义,而其所要完成的使命则是真正实现康德的哥白尼式转向。

关键词: 康德, 胡塞尔, 交互主体性, 哥白尼式转向, 超越论的存在领域

中图分类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