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4, Vol. 54 ›› Issue (6): 131-137.

• ---- • 上一篇    下一篇

丹尼尔·贝尔读马克思

陆扬   

  1.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上海 200433)
  • 收稿日期:2014-07-10 出版日期:2014-11-15 发布日期:2014-11-15

  • Received:2014-07-10 Online:2014-11-15 Published:2014-11-15

摘要: 丹尼尔·贝尔判定扮身为普世公理的意识形态在20世纪50年代即告终结。导致左派和右派之争的意识形态问题化身为大政府和小政府以及经济政策问题。但是这并不意味历史的终结。贝尔反对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认为福山把冷战终结看作民主和市场,说到底是资本主义普世信念的胜利,但事实是历史在后工业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这三个基本领域中,呈现出了新的气象。贝尔与马克思的渊源关系可谓深厚,但是总体上贝尔将马克思的历史观读作黑格尔遗风,认为马克思的阶级分析已无法解释今天的后工业社会。这本身是不是历史终结论的一种戏拟式演绎?

关键词: 贝尔, 马克思, 意识形态, 历史, 文化

中图分类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