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8, Vol. 58 ›› Issue (6): 187-196.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8.06.021

• ---- • 上一篇    下一篇

驯化、传播与食物生产类型的形成——人类学的视角

范可   

  1. 范可,南京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研究所(南京 210093)。
  • 收稿日期:2018-08-06 出版日期:2018-11-15 发布日期:2018-11-15

  • Received:2018-08-06 Online:2018-11-15 Published:2018-11-15

摘要:

驯化及其对人类历史走向的影响值得深入探讨。驯化应当被考虑为人类历史进程的“拐点”或者“岔路口”:作为拐点,人类从纯粹的食物搜集者转变成为食物生产者;作为岔路口,人类的文化异质性兴起。我们今天所呈现的多样性都可视为驯化的长程结果。驯化与传播奠定了我们在共享某种同一性之上显现出来的差异和多样性。包括畜牧在内的广义的农业发明,使人类在适应上呈现出多彩多姿。它的后续影响使之成为所谓“文明的门槛”,预示了人类社会以及人类文化将迎来更为细化、精致的生活方式,同时也迎来更为残酷的未来。

关键词: 驯化, 传播, 拐点, 农业, 畜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