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7, Vol. 57 ›› Issue (2): 110-117.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7.02.010

• ---- • 上一篇    下一篇

摩尼教符咒从波斯到阿拉伯和中国福建的流传

尤小羽   

  1. 中山大学哲学系(广州 510275)
  • 收稿日期:2016-11-01 出版日期:2017-03-15 发布日期:2017-03-15

  • Received:2016-11-01 Online:2017-03-15 Published:2017-03-15

摘要:

作为一种高度复杂、包罗丰富的宗教思想体系,摩尼教在数术方面以往不甚突出,但根据历史记载和出土发现,摩尼教在大体系之外的确有小传统,巫术、咒语便是其中的一类。国际学者对中古伊朗语和阿拉伯符咒的研究,为进一步梳理语义解释和转译过程提供了基础。近年新发现的汉传明教系统的闽东霞浦文书中,有专门的祷雨仪式书,印证了唐代史籍中摩尼师参与地方祈雨的事实。霞浦文书中屡见的中古伊朗语源的汉字音写咒语,使我们看到甚至在近古时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含有语言上和形态上的古摩尼教因素的符咒仍为人传用的事实,特别是使用它们的当地语境,揭示了数术在摩尼教的传承、嬗变过程中所显示出适应新的文化生态的能力。另外,晋江苏内村五都水尾宫的祭祀法物也为认识摩尼教与数术活动的关系提供了鲜活的材料。

关键词: 摩尼教, 数术, 吐鲁番文献, 霞浦文书, 霞浦《祷雨疏奏申牒状式》, 明流, 五都水尾宫(福建晋江苏内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