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7, Vol. 57 ›› Issue (3): 18-26.doi: 10.13471/j.cnki.jsysusse.2017.03.003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西厢记》莺莺像题诗的讹传与误读

吴真   

  1.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北京 100872)
  • 收稿日期:2016-05-06 出版日期:2017-05-15 发布日期:2017-05-15

  • Received:2016-05-06 Online:2017-05-15 Published:2017-05-15

摘要:

北宋男性词人毛滂的《调笑·莺莺》本是一诗一词的联章体转踏词,明代《西厢记》坊刻本因误解《调笑》文体而将诗词分录,词作部分被误作他人作品。杨慎《调笑白话》“檃括”毛滂《调笑》,续写七言诗,此举被误作杨慎与夫人黄峨之间的诗词唱和。晚明至清中叶的多种闺秀诗选因此收入《调笑·莺莺》,作者均署为黄峨,从而造成批评家的误读,影响极大。清刊《西厢记》再将此诗用作卷首莺莺像的题诗,署名“杨升庵夫人”,成为流行版本。同一首《调笑·莺莺》,在三种文学系统中分署着三个不同的作者,各行其道。一首男性词人的平庸亵词,一旦被误作女性作者的闺阁寄语,则另添了一种别样的审美意涵,激发出读者别样的阅读体验,被视为“天鹿吉光”的至佳诗作。

关键词: 女性文学, 毛滂, 杨慎, 黄峨, 清刊本